中国黑客十五年:寻找被黑金毁掉的黑客精神

【2018-01-15】

  中国黑客十五年:寻找被黑金破坏的黑客精神

  1998年6月16日,上海的一个信息网络成员发现了互联网的常规攻击。 7月13日,杨某的嫌疑人被捕。这是第一起在中国逮捕电脑黑客的案件。这也是中国黑客7月13日出发的起点,距离今天只有15年。什么是黑客?真正的黑客可能与大多数人所理解的不同。黑客,由英文黑客音译,狭义地指的是专门从事计算机和网络漏洞的发现和发现的计算机爱好者。根据黑客的原始定义,黑客对计算机有着狂热的兴趣和执着的追求,黑客不应该被政治利用,应该促进计算机和网络的发展和完善,黑客并没有做破坏行为。开放源代码计划(Open Source Initiative)解释说,黑客和黑客是两个不同世界的民族,基本的区别在于黑客是建设性的,黑客致力于破坏黑客的简史根据着名的黑客攻击冰封的信件,中国最早的黑客大师是来自台湾的林贞隆,他在中国写了八个第一个黑客入门教程,“黑客”教程系列“,1995年成为史上的史诗大师黑客在中国。从那以后,中国的信息安全和黑客技术开始由星星之火,逐渐变成了辽源之石。 1997年,中国黑客组织的先驱绿色军团诞生了。今年也可以被称为中国黑客元年。从那以后,中国黑客团体中没有任何团队或任何团体拥有绿色军团,格林威尔的创始人龚伟(Goodwell)被誉为中国黑客教父。在绿色军团的指挥下,中国鹰鹰(范涛),Coldface Network Power和深圳协光协辰夏等一批黑客技术领军人物得到了培训。着名黑客组织“幻影”的创始人吴汉青把中国黑客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启蒙,黄金时代和黑暗时代。启蒙时代是20世纪90年代,当时中国的互联网还处于起步阶段。一些热爱新兴技术的年轻人受到国外黑客技术的影响,开始研究安全漏洞。吴汉清说,启蒙时代的大部分黑客都是因为个人爱好而走上这条道路的。好奇心和好奇心是推动他们毫无兴趣的推动力。中国黑客在这个时期通过互联网看世界。因此,西方发达国家同时期出现的黑客精神远走高飞。他们主张分享,自由和自由的互联网精神,并热衷于分享他们最新的研究成果。吴汉清总结说。在黄金时期,随着民族主义事件的波澜,特别的黑客群体随着民族主义事件的波澜,几乎立即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黑客圈子推动的黑客文化和黑客技术的独特魅力,吸引了无数的年轻人走上了这条道路。黑客的发展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黄金时代。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1998年12月的印度尼西亚煽动中国,引发了中国首次全国网络爱国活动。当时,印度尼西亚穆斯林开始了一系列针对中国人的骚乱。据印度尼西亚官方调查机构统计,共有1250名印度尼西亚华人遇难,24人受伤,85名妇女遭到强奸和轮奸,据报道,中国黑客自发发起网络抗议活动,伴随着一场民族主义事件,黑社会在中国达到顶峰,1999年5月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宣称误炸了中国大使馆,1999年7月,李登辉和台湾在台湾的言论和南京大屠杀在日本被击败,黑客第二,三,四网的爱国活动。 2001年5月中美碰撞引发的中美黑客大战,将中国黑客浪潮推向高峰。当时以中国拙政界为中心的中国黑客与美国黑客组织进行了攻防战。中国和美国的数百个政府网站遭到不同程度的袭击。在谈到这件事情时,吴汉清说,中美黑客大战的影响是非常广泛的。许多年轻人走上了所谓的黑客道路。从那以后,黑客和论坛就爆发了。这一事件影响了一代年轻人。但是,未来两年,各类黑客组织和论坛开始进入混乱时期,新建的家乡的热情迅速消退。吴汉清回忆说,黑客垮台的主要原因是难以找到一个无法维系的盈利模式。另外,当时许多黑客组织开始相互攻击。 DDOS攻击是最重要的方法之一。但是,DDOS的防御需要很高的成本。黑客组织都是非营利模式,难以支撑这种消费。许多黑客论坛被迫关闭。黑客群体逐渐瓦解,黑客开始面临转型。对他们来说,只有两条路要走,一个是黑社会,通过黑客,钓鱼等手段赚取灰色收入;一个是白色的,研究网络安全。最早的黑金行业就是做游戏黑客入侵,通过木马盗窃设备,卖钱,做好每月可以进入十几万,黑客业务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与各大厂商抗衡,黑客手段升级黑金行业连锁开始欺骗广告网络:刷谷歌,百度联盟,然后是钓鱼诈骗,贩卖漏洞,制造恶意软件和营利性的攻击。掌握安全技术的黑客实际上孤独地站在十字路口。黑色输出项目每年可以赚取数百甚至上千万,而且数以十万计的辛苦获得的白色年度也不错。一边是充满黑暗圈子的诱惑,一边是严厉的法律制裁和朋友进监狱的情况。究竟该做什么? 360网站安全总监赵武列出了一代黑客的艰难选择。随着安全行业的发展,黑客的实用性越来越强。随着黑色产业链的逐步成熟,整个地下工业每年将给互联网造成数十亿的损失,而坚持不懈的黑客将逐渐成长为安全领域的高层次专业人才。复兴黑客精神黑客精神的核心是什么?在着名的黑客鹰看来,首先是自由,没有那么多控制,这么多的规则;其次是正义是兄弟之间的互助。那么平等,无论你是老还是年轻,70或90后是否平等;最后,博爱,分享,分享精神。由于缺乏互信,这一时期的黑客已经不再开放,分享自己的思想。最纯粹的黑客精神实际上已经死亡。以Open,Free,Share为代表的黑客精神已经消失。吴汉清说。然而,黑客鹰并不那么悲观。随着中国的网络安全法律变得越来越严格,过去两年黑客攻击的精神已经显现出复苏的迹象,比如鹰说,一方面中国黑客热衷于与外国和中国的交流经常可以看到黑客会议在国外,另一方面,帮助找到白帽子的其他漏洞开始增加,这些屡获殊荣的漏洞平台给黑客精神的复兴带来一线希望2011年,一群中国顶级黑客聚集在一起,详细阐述了“COG黑客自律大会”,其中写道:金钱并不意味着邪恶,但金钱肯定不是证明黑客买卖社交公共信息能力的标准这个活动的目的不是黑客行为,这个惯例还重新界定了黑客精神的定义:黑客精神用来形容那些热衷于解决问题的人,克服人的局限性。因此,黑客攻击的精神不仅限于电子,电脑或互联网。黑客攻击的特点并不是生活在环境中的人所特有的。黑客精神的特点可以在音乐或艺术等其他领域发挥作用。好奇心,怀疑主义,独立思考,开放和分享都是黑客精神的表现。实际上,黑客精神是指善于独立思考,喜欢自由探索的思维方式:最高的精神状态是自由。公约这样说。